秋语阁 > 神国之上 > 第两百八十二章:湖崖闲话

第两百八十二章:湖崖闲话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你叫陆嫁嫁?”司命听着她的话语,冰眸微微眯起,牙齿轻轻地摩擦着,强压下心中翻涌起的如海情绪。

    这个名字她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当初邵小黎曾当着她的面提起过,而罪君一战后,他昏迷将醒的那段时间,宁长久梦话里也时常说起……

    与之一起的,还有一个叫赵襄儿的少女。

    这……是巧合还是……

    司命认真地打量着她,觉得气质越来越熟悉,先前她施展剑法的时候,自己就觉得有几分眼熟了,但当时并未多想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般温柔善良的女子,被宁长久骗似乎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可是你们不应该在南州么?怎么会来这里?

    陆嫁嫁看着她,发现雪瓷前辈瓷白精致的脸颊似更白了几分,她温润的玉唇似也在轻轻颤抖,那一身包裹身躯的衣袍更似月食时漆黑翻滚的海水,带着难言的压抑。

    陆嫁嫁不明白,自己的一个名字怎么会激起对方的情绪,她试探性问道:“前辈是觉得我这个名字俗么?”

    司命用五道的道境强自抚平了所有心绪的涟漪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重回平淡,话语清冷道:“嗯,简直俗不可耐,与你如今气质很不般配。”

    陆嫁嫁无奈地笑了笑,她当然不会因此对大恩于自己的前辈动怒,只是微笑着解释道:“我小时候家里贫穷,生得瘦小,娘亲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别说了,我对你名字由来并无兴趣。”司命打断了她的话,她看着夜空,淡然道:“我觉得先前你所说的,并不是没有道理,飞升一事确实有待商榷。”

    陆嫁嫁这才放下了心,她点头道:“谢谢前辈相信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司命看着她,问道:“还有,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么?这个世界真的是假的?”

    陆嫁嫁认真点头:“前辈大恩于我,我不会编出这样的谎言骗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我只是虚假的意识?”司命冰眸幽幽。

    陆嫁嫁总感觉雪瓷的气质变了,她也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,只是认真地想了想,摇头道:“我也不知道……但我相信,我们一定有办法一起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。”司命问道。

    陆嫁嫁道:“这般玄异之事,想来我说了,前辈也不会相信的,但如今事态紧急,飞升危险太大,无论前辈信不信,我都是一定要说的。”

    司命点头道:“嗯,我……相信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陆嫁嫁展颜一笑,正欲开口,却听司命又道:“前辈前辈听着,显得我太老了,以后你要么喊我师父,要么喊我姐姐。”

    陆嫁嫁微怔,她看着司命有些严肃的面容,想了会儿,道:“雪瓷姐姐?”

    司命轻轻点头,似乎对于这个称呼意外的满意。

    “对了,先前你口中所说的夫君,叫什么名字。”司命想做最后的确认。

    陆嫁嫁疑惑道:“姐姐问这个做什么?”

    司命道:“既然暂时放弃了飞升,那我当然要想一想以后的计划,在我想明白之前,陪着妹妹去找你夫君也无妨的。你将他的名字和外貌都与我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陆嫁嫁轻轻点头,心想雪瓷姐姐虽然气质一直冷冰冰的,但内心总这么温暖……

    “我夫君叫宁长久。”陆嫁嫁说道。

    宁长久……果然是你。

    司命轻轻吐了口气。

    身份彻底坐实了。

    她想起了自己先前与陆嫁嫁的对话,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不是冤家不聚头?

    原来她们口中的夫君和主人是同一个人,唉,还是自己的直觉最准,陆嫁嫁那所谓的夫君还真是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啊……

    她看着还什么都不知道的女子,眼眸不由自主地弯了起来。

    宁长久……呵,这就是命运吧,不过你打破脑袋估计也想不到,你妻子会落到我手上,还一口一口地喊我姐姐。

    要真算起来这都是我主母了。

    唉,这么好的妻子都看护不好,那就由我来替你……好好照顾吧。

    司命的心情越来越好了,她的冰眸渐渐澄澈,仿佛雪过天晴的冬。

    陆嫁嫁没有察觉到身边翻天覆地的变化,她还在说着:“我夫君是个少年模样的人,穿的白衣裳,这里佩着把剑,比我稍高一些,生得很清秀,要是不认识他,看起他就是一个很冷淡的人。”

    司命佯作随口问道:“那要是认识呢?”

    陆嫁嫁道:“要是认识……那也得分人,总之夫君对我是很好的,姐姐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我当然不担心……当初在断界城,做梦喊的可都是你的名字啊。

    当时她还想过,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值得魂牵梦绕,如今无意间却见到了真人……嗯,倒是没令自己失望,确实是个我见犹怜的好姑娘。

    司命道:“嗯,对你好就好,唉……当初我的主人也曾甜言蜜语地哄骗过我,我与他一起经历过生死患难,其间误会颇多,甚至刀剑相向过,但最后,我们渡尽劫波,还是和好如初了,当时在一片绝壁高崖上,他对天发誓,说一生只喜欢我一个,也只喜欢过我一个,他会与我厮守,白头偕老,当时我一点也不怀疑他,可是最后,最后……”

    司命睫羽微垂,眼眸中的冰似要消融,化作滴落的水。

    她似是忆起了不好的事,不愿再往下说了。

    陆嫁嫁看着她近乎完美的仙颜上流露出的悲伤之色,心中的弦也被波动,轻轻颤着,她凑近了雪瓷,手抚上她的肩膀,柔声道:“姐姐别伤心了,现在你自由了,我一定会想尽办法带你出去的,到时候等我和夫君事情做完了,我就陪你一起去新的世界看看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司命冷笑了一声,道:“当初他也是这么对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陆嫁嫁正色道:“我和那种忘恩负义的禽兽当然不一样!姐姐怎么能把我和他比?”

    司命神色柔和了些:“嗯,妹妹是好人,肯定与他不一样的。只是……按你的说法,现在的一切都已经结束了,那我做什么,不都没有意义了么?”

    陆嫁嫁摇头,安慰道:“不会的,大道五十人遁其一,修行没有绝路,你一定可以成为那个一的。”

    司命悠悠叹气,她看着陆嫁嫁,轻轻笑道:“如果我没能回去,又如果我的主人度过了这段岁月,活到了五百年后,那你能帮我杀了他吗?”

    陆嫁嫁用力点头,肃然道:“这等忘恩负义之人,做了这般伤天害理之事,我若能遇到,定然要帮姐姐雪耻!”

    司命颔首道:“不许反悔。”

    陆嫁嫁想了想,又道:“当然……我也必须等境界足够了才能帮姐姐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嗯,自己的性命当然要放在第一位的。”司命道。

    陆嫁嫁问:“不知雪瓷姐姐的主人……是何般模样?我到时候该怎么找他?”

    司命淡淡道:“你现在的本事,知道了也是徒劳,正好,接下来的一路上,我再教你些东西,然后帮你将先前所学打磨一番,助你跻身紫庭巅峰。”

    陆嫁嫁心中感激,她看着司命的脸,对于那个所谓的主人愈发憎恨,像这般绝美而善良的美人姐姐,难道不应该捧在心尖上疼的么?

    陆嫁嫁道:“有劳姐姐了。”

    司命道:“以后我若出不去,便只能由你替我复仇,所以之后的教学和练习可能要不同以往了,我会严厉很多,你……能接受么?”

    陆嫁嫁道:“姐姐劳心费力教我,我怎么能怕吃苦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司命莞尔一笑道:“可不许反悔。”

    陆嫁嫁道:“当然不会。”

    司命道:“在开始助你修行之前,你先给我讲讲外面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陆嫁嫁想了会儿,为难道:“这要从何讲起呀?”

    司命佯作思索,道:“若要说些风土人情,那未免太俗气了些,这样吧,你与我说说你的故事吧。”

    陆嫁嫁道:“我的故事很无趣的。”

    司命道:“你与你夫君这般恩爱,想来也经历过不少磨难曲折,就给我讲讲这些吧。”

    陆嫁嫁不解道:“姐姐是五道境界的仙人,想必早已目空万物,这等儿女情长的琐碎事想必是入不了姐姐的眼的。”

    司命淡淡道:“让你说你就说,哪来这么多话?”

    陆嫁嫁恍然明白,雪瓷姐姐虽入五道,但人性未泯,看上去清傲冷艳,心中其实是柔软的。

    她微微地笑了起来,给司命讲起了自己与宁长久自相遇到相爱的故事,皇城之变,四峰之乱,九婴现世,枯守三载到后来的相逢,其间跌宕曲折,哪怕是口述的陆嫁嫁也微微恍神。

    司命静静地听着,时不时轻声说上两句。

    她们从沙滩走上了山崖,一路登到了高处,陆嫁嫁的故事也渐渐说完。

    司命道:“没想到你们经历了这么多,师徒可是禁忌啊,想来你也是捱过了不少非议吧?”

    陆嫁嫁轻轻点头,道:“其间虽是辛酸曲折,但也总算熬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司命叹息道:“可如今你们又是九死一生的局面呀。”

    陆嫁嫁轻垂螓首,话语宁静道:“生死相随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司命看着她的脸,心也随之柔软了些。

    她微笑着问道:“那么这位叫宁长久的,只喜欢你一个么?”

    陆嫁嫁先前所讲述的故事里,对于赵襄儿是没有提及的。

    陆嫁嫁面不改色道:“当然,夫君只爱我一人的。”

    失了红丸一事已被雪瓷姐姐多次嘲笑了,若是再让她知道自己夫君还与他人完婚过,想必接下来的一路上要笑话死的自己了,她可不想再在姐姐面前丢人现眼了……

    司命淡淡笑了笑。

    陆嫁嫁有些心虚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司命道:“没事,只爱你一人就好,我只是怕有些男子,明明有着三妻四妾的心,做着三妻四妾的事,嘴上却还口口声声说着爱,真正的爱哪有可以分成几份的呢?我说得对吧,妹妹。”

    陆嫁嫁的心跳加速了些,她目视前方,道:“姐姐说的……是很对的。”

    司命转过些头,故作好奇道:“妹妹是有什么心事?”

    陆嫁嫁笑了笑,她将一绺发丝挽至耳后,弯眸笑道:“没事啊,姐姐多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就好。”司命平淡地说着,心中却嗤笑。

    赵襄儿……也不知道哪个是大主母,哪个是二主母呀。呵,不过赵襄儿这名字,听起来就像个小丫头,想来实力境界还远不如陆嫁嫁,到时候若是见了面,定要狠狠教训她一顿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立在了山崖上,下方是玄武湖的水,上方是星空烂漫的夜。

    她们是此间最绝色的景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授你道法剑术,你定要认真修行,若是有所懈怠,可别怪姐姐不讲情面罚你。”

    司命立在崖边,双手负后,如是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感谢书友清风飞雪丿打赏的大侠!谢谢书友的支持呀~~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