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语阁 > 天降医妃宠爆了 > 第25章 他肯定是属变色龙的!

第25章 他肯定是属变色龙的!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这位爷,也实在是太难伺候了。

    林初夏感觉自己实在是太难了!

    但凡求生欲弱一些,可能她已经重新堕入轮回了。

    她轻叹一口气,坐回到桌子跟前,拿起筷子,开始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裴琰疑惑地看向她。

    林初夏一边吃一边说:“王爷之前赏给初夏的,都被初夏便宜了那混蛋。这心正虚着呢,哪里还敢再麻烦王爷?所以就想着,自力更生。如果这样不行,那以后初夏不做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大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气势了。

    裴琰身上的戾气,竟然肉眼可见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他回到桌子跟前,拿起筷子吃了一口,随后把筷子又放下。

    “别吃了。”

    林初夏正咬着一块肉,吃了一半,听到他的话,这吐了不是,咽下去也不是。

    然后就郁闷的气鼓鼓的。

    裴琰莫名地感觉她这个表情很可爱,好像小松鼠似的。

    他难得耐心说:“这些菜都冷了,让他们热一热再上来。”

    林初夏把这口肉吃完,然后让竹苓带人去热菜。

    她心有余悸地说:“我还以为你又不让我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什么时候不让你吃饭了?”

    “您不知道吗?每次陪您吃饭,我都吃不饱,然后还得等你走了后,赶紧再吃点……”

    林初夏实在是太忘形,说得十分激动。

    再抬起头来的时候,她发现这位爷的脸又黑了!

    人家都说女人善变。

    但林初夏看来,谁都没有这个裴琰善变啊!

    他肯定是属变色龙的!

    果然,下一刻变色龙王爷冷笑道:“所以,你是嫌弃本王,不想跟本王一起用晚膳?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裴琰再次站起身来,大步朝外边走。

    这一次,终于没有再回头。

    林初夏跟着走到夏苑门口,确定这位阴晴不定的爷是终于走远了。

    她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竹苓这个时候凑过来说:“姑娘菜都热好了,那么多菜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跟木香还没吃吧,走,我们一起把那些菜都消灭掉去!”

    林初夏的心情还不错。

    毕竟有一大桌子菜,而且,还有一个沉甸甸的荷包呢!

    她能不高兴么?

    这边裴琰回到前院的时候,突然感觉心头有一股无名火在肆意燃烧。

    那个林初夏可真是有本事啊!

    他当初是怎么以为,这姑娘最是无害的呢?

    裴琰一想到放在怀中的两个丫环的卖身契,就感觉自己最近有点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他走到院子那棵巨大的树下,开口说:“暗影,下来跟本王过几招。”

    枝叶扑簌簌地响,不一会儿就有一个黑衣人从上面跳了下来,直接攻向裴琰。

    裴琰躲过对方的攻击,随后飞起一脚,直接踹向对方的命门!

    可能是感觉到主子的招式太凛冽了,暗影开始以攻为守。

    白染站在屋檐下,看着正在对打的两个人,他啧啧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最近主子的情绪,好像不太稳定啊。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,夏苑的那位?

    裴琰一脚踹向暗影,暗影腹部受伤,身子后撤跃起。

    裴琰一回头,看到了站在屋檐下围观的白染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白染,过来跟本王过几招。”

    白染后退两步,“主子,属下的功夫还没有暗影好,就不了吧。”

    裴琰淡漠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白染突然感觉耳旁生风,连忙躲开。

    最后他只好被迫加入被主子锤炼的切磋对打之中。

    拉着两个属下对打一通,又沐浴过后,裴琰稍稍冷静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突然看到袍子底下的白色玉瓶。

    神使鬼差地打开了那白玉瓶,用指尖点了一点里面的安神露,放在鼻翼边闻了闻……

    **

    林初夏是第二天傍晚的时候,看到了前来夏苑的冰离。

    冰离还是那副冷冷清清的模样。

    但林初夏却可以分辨得出来,这跟她那日初见的高冷御姐,已经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看来,美容养颜的确是女人之间,最好的话题啊。

    冰离说:“林美人,上次你给我拿的那种安神露,还有吗?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用完了?”

    “不,是我认为效果很好,想问你这里还有么?”冰离说得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她总不好说,自己还没怎么用,就被主子给抢走了。

    冰离又补了一句,“我可以买,多少你订个价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银子的问题。”林初夏让木香进去,又拿了两瓶凝香安神露出来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这个一共就做了三瓶,比较麻烦,就先都给冰离姑姑吧。”

    冰离结果凝香安神露,直接拿出二十两银子。

    林初夏没有收,而是期待地看着冰离。

    “冰离姑姑,我上次说的卖身契的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冰离疑惑:“这俩丫头的卖身契,王爷已经从我那拿走了。王爷昨天不是来夏苑用晚膳了吗,没有给你?”

    林初夏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突然想起来,昨夜里裴琰三番五次的变脸。

    对方估计是本来打算是给她送荷包,还有送丫环的卖身契的。

    结果……被她给活生生的气走了,最后连饭都没有吃?!

    冰离在旁边也猜到了。

    她说:“王爷没有给你,是不是你说了什么,惹王爷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。”林初夏搓了搓脸,感觉自己得去静一静。

    但也不怪她啊!

    她哪里想到,裴琰会那样好心,主动把俩丫头的卖身契送来?

    这男人的心思,可真难猜啊!

    林初夏深吸一口气,很快振作起来。

    她说:“可能王爷对我有点误会,冰离姑姑,王爷现在在府中吗?我想去跟他认个错。”

    冰离摇头,“王爷一早就进宫了,到现在还没有回来。”

    林初夏整个人又蔫吧了。

    冰离手中拿着林初夏给的安神露。

    她难得耐心地说:“你倒也不用太担心你两个侍女的安危,那小桃被发卖,是因为她的主子犯了错。”

    “主子犯错,就发卖她的贴身侍女?”

    “小桃是柳美人的心腹,而且,这也是王爷对她的提醒。”冰离知道得比较多,她甚至知道,柳青青是想要陷害林初夏,不过偷鸡不成蚀把米。

    她最后离开之前,提醒道:“林美人,不要轻易相信别人。”

    林初夏抬起头,约莫明白了她的意思,眼底都是感激。

    她说:“谢谢冰离姑姑,初夏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等到冰离离开后,林初夏回到房中,扑到贵妃榻上,在上面滚来滚去。

    原来曾经卖身契距离她如此近,自己却没有珍惜!

    现在想起来,后悔莫及哇!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。

    英俊潇洒但脾气又阴晴不定的王爷大人,还会愿意把卖身契给她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