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语阁 > 天降神医 > 第19章

第19章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收到信息的声音,让正好完成一个训练任务的张中杰放松地坐了下来,点开手机。

    是追风少女的留言。

    “小边,我遇到很难抉择的事了,想听听你的意见,上线了就回我一下哦。”

    张中杰马上进入了角色,作为铁粉“流浪的小边”,当然要好好关心下追风少女了。

    “碰到什么难抉择的事了?结婚?婚前恐惧症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男朋友都没呢,结什么婚?”追风少女当即回复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好像跟你说过,我有一份工作是吧?”

    “嗯,你说过这个公众号是你业余做的,你工作上碰上什么狗屁倒灶的糟心事么?”

    追风少女展开了吐槽模式:“对,是这样的,我这次找到一个非常有挑战,对单位非常有意义的工作切入口,但是领导完全不让我去。还说什么培养我,我看就是打算踢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,你也不用这么悲观……可能还有更客观的原因吧。”

    流浪的小边觉得追风少女不应该太武断地去否认别人,却也理解这种心情。

    “是有,因为我们领导曾经在这事上失败了,然后就觉得,他都不行凭什么我行?还有各种莫名的担心,我看他就是没有了斗志,跌倒了就爬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,这也是可以理解的。而且,他既然愿意以自身失败的经历提醒你,我觉得这何尝不算是一种真诚?”流浪的小边依然劝说着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你站在哪一头啊?怎么还帮我领导说话啊?”追风少女有点不开心了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是你这一头,只是你也没说明白是什么事,我也不好瞎发表意见,也只好帮你冷静一点,毕竟愤怒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你该琢磨的是,接下来要怎么做,是选择放弃还是继续坚持。”

    “坚持!我当然想坚持啊,这件事确实有困难,可难道因为有困难,所有人都在退缩,我也要退缩么?”

    流浪的小边应道:“随便退缩当然也不好,我想把我爷爷说过的一句话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呀?”

    “他说……人一辈子其实很短暂,在不同的阶段就应该去做不同的事,有些事去做了就是经历,没有做,就只能是遗憾。”

    “哇,你爷爷说得好有道理,没错,明年我很可能就不再这儿上班了,那我就永远都没有机会去做这件事了。所以,为了不留遗憾,我必须去做,就算是以个人的名义,我也要去做。”追风少女突然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很确定做的事是正确的,那就坚持去做吧。做正确的事,管它外面洪水滔天。”

    “正确,当然正确,不但对我和单位是件正确的事,对国家对社会都是非常正确且有意义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有什么犹豫的呢?领导不同意就不同意啊,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。实在不行,把领导炒了就好,反正你都做好了明年就不在那儿上班的准备了,这才多大点事儿?”

    流浪的小边那叛逆的精神,完美地影响到了追风少女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没错,才多大的事儿?大不了我就不上班了,全身心地来做公众号,反正也饿不死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虽然也不富裕,但养着不让你饿死的能力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你养呢,我自己能养活自己!如果我真去做这事,最近公众号怕是就不能更新了,不过一旦方便的时候,我还是会尽量更新一丢丢动态,也会给你留言的,拜拜。”

    追分少女带着三分娇羞,加上十分斗志地结束了这次对话。

    张中杰嘴角和眉角都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“我养你!”这类的话,本该是情侣之间的对话,但在这一刻,张中杰作为流浪的小边,说得确实很自然,没有多少迟疑。

    张中杰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,自己欣赏追风少女的才华,在她困难的时候花点钱资助她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这终归不是那种养一辈子的承诺。

    而追风少女也很有骨气呀,压根不需要这种资助。

    对追风少女要去做的事是什么,张中杰还是有些好奇的,但既然对方不愿意说得太明白,自己也不好打破砂锅问到底。

    相信她,祝福她能心想事成吧。

    翌日凌晨五点!

    天公作美,雨,竟然停了。

    当然,可能是暂时停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好兆头。”苗莉笑开了颜,她那柔美的鱼尾纹,让大家的心情也跟着美丽了起来。

    作为副队长,苗莉还跟每一个出行的人打了照面。

    给张中杰整理了一下他的迷彩服,还有手臂上的红十字护袖,夸赞了一句:“精神头真不错,帅气。”

    张中杰感到很温暖,咧嘴笑着。

    “你这带了不少东西啊,准备做得不错嘛。”苗莉看了眼张中杰背着他那半人高的登山包。

    “还好吧?”张中杰挠头,想着刘正国提醒的东西有些没准备,在这一刻显得有一点没有底气。

    巡诊队的车队就出发了。

    这次诊疗队有不少医护人员是张中杰所不认识的。

    毕竟并非都是内科诊室的,外科、骨科、妇科、儿科等各个诊室都有人,足足有二十多号人。

    内科诊室这边除了苗莉外,去的几个人张中杰都认识,他们一个寝室四个人都来了,还有罗启华、付心这两位也加入了。可以说,内科方面是这次诊疗队的主力军。

    不过看到林月带队,张中杰眉头轻皱,这个政委,委实让自己有些难受,有他在,看来这一行不愉快的可能性要大增啊。

    “陈爽,这要开多久的车能到墨脱啊?”张中杰跟陈爽上了一台越野车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节公路已经封了,车没办法直接到墨脱,只能到多雄拉山下。兄弟,是到松林口吧?”陈爽看向驾驶员。

    “不一定能到松林口,但差不离吧,大概要三个小时的路程,争取在八点前,将你们送到,然后我们就会折返。”驾驶员回应着。

    陈爽回看张中杰:“今天的主要任务,就是翻跃多雄拉山口。”

    张中杰眉头轻挑:“看你这咋舌的样子,多雄拉山口很难翻跃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一个难字能说明白的……海拔四千二百米,反正我每次都有想死的感觉。我昨天不是让你不用带攀岩的东西么?基本上用了,而负重太大,压力也会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他没事,体魄那么优秀,多背点也有备无患。”刘正国的包也不小,关键他还带了摄像设备,这些东西可也不轻。

    扎西本来也想坐一个车的,但是想到张中杰对酥油味过敏,就换了个地方,副驾驶上来的是苗莉。

    刘正国有些紧张,但是陈爽打开了话匣子:“苗主任,我觉得你应该跟张中杰说一下,这多雄拉山口,有多么的可怕,省得他还以为就是普通的爬山呢。”

    “中杰,知道你有极限挑战的精神,再困难的自然环境,你都有自信能克服,我对你也有信心。不过对多雄拉雪山这样的神山,还是要有敬畏之心。”苗莉神态十分肃穆。

    张中杰应话道:“苗妈妈,你别听陈爽瞎说,我没有轻视多雄拉山口的意思,只是觉得不能一开始就打击了士气。”

    “嗯,要有成功翻跃多雄拉山口的信念,但是要去了解它,才能征服它。你知道,多雄拉山口为什么被人称之为鬼门关么?”苗莉反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