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语阁 > 我在古代被逼成带货女王 > 第六百七十章没有大夫

第六百七十章没有大夫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祁澈的心思,祁凉很快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即便祁澈说不能瞒着顺平帝,祁凉也从来没想过主动告诉顺平帝。

    他已经想好了,如果下一次顺平帝问起来,他才会按照祁澈的说法告诉顺平帝。

    这种话也不能给别人说,祁凉唯一能找的人,也只有一直在府中的秦安若了。

    “三皇兄自己都没有了求生的意志。如果我们还找不到大夫,也不知道三皇兄会做出来什么事情。”一想起来祁澈的病情,祁凉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秦安若最近也没闲着,趁着没人注意,一直都在找大夫。

    只可惜找了这么久也没有找到一个能用的人,她有些烦躁的敲了敲自己的头:“也不知道那些好大夫都去哪里了,但凡是有一个能用的人,我们也能知道现在三皇兄是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没错,就三皇子之前一直养在府中的人的水平,他们甚至连三皇子的身体真正如何了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祁凉听明白了秦安若的意思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拳头攥紧又放开,他对祁澈的担心一直都没有消失。

    最终当着秦安若的面,他终于下定决心出声道:“虽然说要给三皇兄找大夫,不过这件事情到底是不能传出去的。你在找人的时候也小心点,一定不能让太子那边得到消息。”

    祁凉这句话是真正的肺腑之言,如果真的让祁复得到消息,恐怕他们更不用想着找大夫了,什么牛鬼蛇神都能出现。

    秦安若点头:“你放心就是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能不让别人发现的大夫并不容易找。

    秦安若犹豫了很久,在京城中大概都已经转了一圈了,也没有找到能用的大夫。

    稍微犹豫了一番,最终她只能把念头打到还没有回来的冯秀儿身上。

    冯秀儿大概是在半途离开的,当初的理由是她有点事,不过秦安若跟祁凉都不相信就罢了。

    秦安若犹豫了一下,还是决定去找找冯秀儿。

    最近哦买噶也不算清闲,秦安若准备让柳林去找冯秀儿,难免有些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她在哦买噶来回转了好几圈,都已经看了柳林好几次了,该说的话到底是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还是沈霜一直都在观察秦安若的表情,明显发现秦安若看向柳林的目光不对,才拽过秦安若道:“公子您有什么需要柳林做的事情尽管吩咐就是了,我们都是您的人,难道您跟我们还有秘密不成?”

    沈霜也是真的没把自己当外人,即便柳林一直都说她不能跟秦安若一点距离都没有,沈霜还是学不会。

    秦安若是知道沈霜的心思的,也明白沈霜是担心她,自然不会因为这点事情生气。

    只是面对沈霜说的话,她还是没下定决心:“最近超市忙吗?”

    “超市哪里有不忙的时候,只有超市忙了我们才能有银子赚,我巴不得超市能一直都这么忙活。”沈霜不用回答,就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。

    秦安若在她说完话之后又住嘴不说了,沈霜看向秦安若的目光中带着疑惑。

    这么来了几次,她是真的发现秦安若的态度不对了。

    面上的神色变了变,沈霜犹豫了许久,还是没忍住问道:“公子您问超市忙不忙干什么,难道您希望我们超市能再来几个人吗?”

    反正秦安若也不说真实理由,沈霜就只能猜测了。

    甚至都不用秦安若多言,她自己就下了结论:“超市里每个人都忙点挺好的,大家也不用担心被公子您换了。如果真的再来几个不熟悉的人,浪费月钱就算了,还不一定比现在做的好,公子您可千万别多想。”

    秦安若就说了一句,沈霜已经想了一百种可能了。

    她的话都是从现实出发的,甚至没有一点私心。

    秦安若听了沈霜的话,神色温暖:“我没想着给这里加人。就是超市已经这么忙了,我还有点事情需要柳林去做,不知道你这里能不能排的开时间。”

    作为超市里唯一一个能打的,柳林的地位自然不用上锁了。

    至少在沈霜的心中,柳林还是很重要的。

    秦安若自然是觉得现在没有什么能比祁澈的身子更重要了,也不能不顾别人的意愿。

    祁澈的事情她不能直接问柳林,只能看看超市里又没有什么不方便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沈霜愣了一下:“公子需要柳林去很远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如果不愿,秦安若也不至于这么纠结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大概能明白秦安若的心思,在秦安若点头之后,面上的神色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然而也就是片刻罢了,很快沈霜就换了个说法:“超市最近也没有什么特别需要忙的地方,如果公子真的需要柳林出去的话,您跟柳林直接说就行。”

    超市没有什么问题,柳林自己的答案也很重要。

    沈霜现在知道分寸,不会主动替柳林答应什么。

    秦安若深深看了看沈霜:“你真的确定这里不会有问题?我不保证柳林出去要多久,也许只需要三五天,也许需要三五个月,你真的能撑住吗?”

    “铺子里现在基本不会有人来找茬,柳林在铺子里也就是为了稳定人心。如果他走了,公子您时长来铺子里看看就行了,不碍事的。”沈霜很快就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她说的很简单,秦安若当人知道事情不可能这么容易。

    柳林现在对超市的很多事情也都熟悉,算是超市的另外一个小领班了。

    他突然间离开了,肯定会给超市带来麻烦的。

    而处理这些麻烦的人,也就只有沈霜一个罢了。

    沈霜却根本没有放在心上,反而给秦安若吃了一波定心丸:“公子您需要柳林帮忙尽管说就是了,超市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。”

    祁澈的身子等不了人,既然沈霜都这么说了,秦安若也没有再纠结。

    很快她就找到了柳林:“我需要你在当初我们跟冯婆婆分开的地方去找她,如果找到了冯婆婆,尽快把她带回京城,就说算我欠她一个人情,需要她来京城看个病人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您没事吧?”能让秦安若如此着急找冯秀儿的人,肯定跟秦安若的关系不错。

    听着秦安若的话,祁澈第一反应就是看秦安若怎么样。

    心中一暖,秦安若摇头:“我没事,你只管找到冯婆婆带回来就行了,别人你不用管。”

    对上秦安若的目光,知道剩下的事情不是自己该问的了,柳林也没有坚持。

    回到王府中,秦安若就把自己做的事情给祁凉说了。

    祁凉听着柳林出发去找冯秀儿了,不由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然而只要祁澈一天没有好起来,他就没有办法真正放下心。

    依旧紧紧皱着眉头,面对现在的情况,祁凉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办:“你觉得我们应该继续找大夫吗?可是京城中的大夫我们差不多都暗中查了一遍了,根本没有办法保证他们不被太子收买,到底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祁澈的病情能让顺平帝知道,但绝对不能让太子知道。

    要对一个哮喘病人动手实在是太容易了,祁复心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兄弟情,如果真的让祁复知道,才会出事。

    秦安若跟祁凉两个人的想法都是差不多的,看了一眼祁凉,秦安若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:“就算是有危险,该找的人还是要找。三皇兄的身子显然已经很差了,如果我们不找人,也不知道三皇兄还能坚持多久。”

    祁凉同意秦安若的说法,只是谁也不愿意面对可能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太子尚且还在一旁虎视眈眈,如果真的让太子知道了,我们该怎么办?”面对祁凉的问题,秦安若的目光闪了闪,始终没有做出回答。

    祁复没有一点人性,一旦让祁复知道祁澈的身体情况,想也知道估计该马上开始给祁澈找麻烦了。

    秦安若与祁凉都不想面对这样的情况,因此两个人不敢。

    说好了要给祁澈找大夫的,找了这么久一个人也没有带来。

    再一次踏进英王府,秦安若都有些脸热:“京城中除了御医,就没有几个好大夫。就算是有好大夫,我们也不敢随便去找。现在……我们也没办法了,三皇兄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许是这几天没有操劳,祁澈的身子看着比刚发病的那天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自己知道自己的事儿,祁澈却清楚,就算是他真的从床上爬起来,也没有以前的精力了。

    看着秦安若跟祁凉两个人失落的样子,他努力扯出了笑容:“我在发病之前也找了,对京城中的这些情况很熟悉。现在也没有办法,你们不用多想,这不怪你们。”

    还有很多人想要祁澈死,祁澈才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秦安若与祁凉是一片好意,只是有人盯着,没有办法罢了。

    生命已经快要走到尽头了,祁澈的声音始终还是不急不缓的。

    除了第一天被他们看到狼狈的样子,祁澈的表情有些变化之外,这两天来英王府,祁澈又恢复了往常万事都打不动的样子。

    秦安若抿了抿唇,看向祁澈的目光中带着无奈:“三皇兄,虽然没有大夫,但是您的身子您应该自己有点感觉,您觉得现在比之前好点了吗?”

    祁澈脸上的神色稍微变了变,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站在秦安若身后的江越歌,没有说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