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语阁 > 青萍 > 第688章 东边日出西边雨

第688章 东边日出西边雨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陈玄丘和谈太师一番商议后,得到殷受允许。陈玄丘与谈太师便同返奉常寺,召集众神官以及寄住于此的那些大妖巨魔,安排对应举措。

    陈玄丘和谈太师安排鱼不惑和丹若率人赴北方。

    从北方旱情来看,十有八九是女魃作怪,而这两位都是上古水神后裔,血脉已然苏醒,对付女魃正合适。

    陈玄丘只是再三叮嘱他们,千万注意分寸,别大旱之后再来个大涝,那就乐极生悲了。

    鱼不惑很认真地拿他的小本本记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厮装健忘已经装上瘾了。他发现有这个毛病在身,对付他的道侣丹若,真是无往而不利。

    首先,丹若对他不能唠叨了,唠叨也没用。

    他可以睁着一双萌萌的大眼睛,很恳切地问:“你刚刚说了啥?”

    其次,两口子一旦吵架,丹若就不能翻旧帐了。

    因为鱼不惑不记得,完全不记得,合理合法地不记得。

    你敢让他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儿都记下来?那他每天就不干别的了,任何时候都拿个小本本记东西,亲热的时候记……多煞风景。吵架的时候记……那还怎么吵?

    还有就是,他不记得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,第一次亲嘴是什么时候,就不用因为这些莫名其妙的重要纪念日煞费心思地准备什么礼物。

    啊!健忘太幸福了。

    鱼不惑打算健忘一辈子。

    丹若觉得,其实鱼不惑的健忘症也不是全无好处。

    比如每次两人同床共榻,一早醒来,鱼不惑都是一副:“呀!这位新鲜美丽的漂亮姑娘是谁?”的惊喜表情。

    哪怕他翻翻记事本本,把遗忘的事情找回来了,可那种对丹若的新鲜感不会消失啊。

    这让丹若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,都不用特意打扮,每天……每过一阵儿就能给自己的情郎产生一种新鲜感,让他天天当新郎,夜夜换新娘,还怕他会出去偷腥么?

    于是,这对活宝就挑了些水族大妖,再加上几位奉常神官,联袂赶往北方去了。

    南疆那边嘛,陈玄丘打算让齐林公子走一趟。

    火系的妖族可不只朱雀辞一个,两人聚少离多,难得多腻一阵儿,这时候自然该让姬妾成群的齐林公子去效力。

    但齐林公子并不想去,中京城青楼里的姑娘太会服侍人了,齐林公子乐此不疲,不肯走。

    于是,陈玄丘便道:“南疆啊,南女多情诶。服饰风情与中土迥然不同,姑娘个个钟灵毓秀,所谓柴屋出佳丽,深山育俊鸟。”

    陈玄丘打个响指,暗香和疏影就穿着南疆小短裙,佩挂着一身的银首饰,头戴银头饰,稍稍一动便是叮叮当当极其悦耳地出现在齐林公子面前。

    陈玄丘道:“看到没有,南疆的姑娘,都是这般俏美可人。她们俩要搁到南疆,也就中上水准。”

    暗香和疏影本就俏美可人,再经过陈玄丘的雨露灌溉,那小脸儿粉扑扑的吹弹得破,大眼睛水汪汪的似乎要滴出水来,红唇香馥馥的如含丹朱,贝齿轻噬着下唇媚得蚀骨销魂。

    齐林公子一见,登时色授魂销:“我去我去,谁跟我抢,我跟谁急。”

    陈玄丘给他安排了不少火系大妖当跟班,还有几名擅长使用火系功法的神官。

    齐林公子等不及,叫他们只管慢慢跟来,自己腾云驾雾,一边系着裤腰带,一边就兴冲冲地直奔南疆去了。

    西方的瘟疫不管是不是人为,总归是一种疾病,派神官去就没用了。

    陈玄丘叫人从西方火速带回几个病人,隔离在陈府地下,娜扎开辟的那处洞窟中。然后把茗儿请来,又从中京请来许多名医打下手,研究对症治疗之法。

    陈玄丘本想请摩诃萨主持其事的,但是摩诃萨和绮姹蒂千莎两人帮助他大战太平关之后,多宝道人担心涉入过深,会在天庭面前显得被动,他二人又不比陈玄丘本就有尘世身份,而且是先有的尘世身份,所以把他二人召回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来就得全靠谈羲茗了。

    羲茗本就喜欢医术,但却从未想过自己能起到这么大的作用,一旦研究出对症之药,那可是万家生佛的功德啊。

    月茗和娜扎全都成了她的帮手,三人从此算是吃住都在陈玄丘府上了。

    这一日,茗儿又炼出一味丹药,给一个用各种珍稀药材吊着命,才未迅速发病死去的病患服了下去,紧张地在一旁观察。

    其实以茗儿的医术,要救治疫病患者并不是办不到。可是,它必须满足几点,一是药材随处可取,价格低廉。否则全是天材地宝的话,救一两个人容易,如何普济世人?

    再一个就是要制作迅速,否则你练个七七四十九天才能出一炉丹,这速度得死多少人,根本控制不住,起不了大用。

    茗儿炼丹,一直是往上追求的。如今反而要走入世之道,要依托人间普遍条件,往下研究,故而颇费心力,每日废寝忘时,但渐渐医术也更加精湛,在这些基础上,医理也越来越透彻。

    之前炼过的几味丹药,冶疗效果都不明显,但这一味丹服下去,病人情况迅速好转,寒战、高热、呕吐症状迅速变轻了,傍晚又将一丸药化开给他服下,不久竟沉沉睡去,但气色明显好转。

    茗儿为他把了把脉,惊喜地道:“玄丘哥哥,他病情好转了。这味药对症!”

    陈玄丘大喜之下,忘情地抱起茗儿,在空中旋了两圈儿,看得月茗好不羡慕,忽然有些嫌弃自己喜欢练剑了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太好了,快快快,就按这个方子,召集中京所有名医,跟你学习丹术,要尽快制成丹药。”

    这场疫病,太惨烈了。从西往东,一路下来,无处不哀歌,无处不缟素。死亡加上逃亡,使得许多村落已经变成了鬼村,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陈玄丘叫茗儿用珍稀药材先行炼制了一葫芦特效药,叫柳影花荫、暗香疏影包括认祖归宗的如影随形、追风蹑影师徒四人,共计八人前往西方。

    既然这瘟疫也是天庭所为,必然有人行瘟。只是行瘟不动声色,不像造成北方大旱的女魃,还有在南方呼风唤雨的天神一般容易寻找,所以陈玄丘才派了影子门的高手前去。

    他的命令只有一条:“找到他,抓到他,要活的!”

    这瘟疫的死伤太惨重了,已经远超长达一年多的战争所死伤的人数,务必得尽快造出有效的药物,遏制疫情的传播。

    为了以防万一,现在中京城都封锁了,月酌老人坐镇宫廷,布下大阵,更是严防死守,防止那瘟神偷偷把疫毒散入王宫。

    中京城的名医早被集中了起来,不过说到丹术,他们的水平比起茗儿却差的太远,炼丹的残次品很多。

    幸亏还有他的二师姐三师姐,也一并参与。

    陈玄丘看的着急,干脆也架起一顶丹炉,开始参与炼丹。

    他的丹术可是茗儿倾心教过的,那是西方极乐天世界第一丹道大家摩诃萨的独门丹道,但陈玄丘自炼成以来,还从不曾自己炼过一味丹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他的丹术才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一开始,陈玄丘也有火候掌握不足,炼废了丹药的时候,但是随着一炉炉丹不断练出,他的丹术越来越高明,所出的丹药也是质地越来越好。

    丹药炼出,就要及时送去瘟疫最严重的地方,可是,派谁去呢?

    之前暗香疏影等人随身带去的防疫药物可是太过昂贵,禁不起一批批前往疫病灾区的大量人员使用。

    陈玄丘正为此事发愁,曾经的虞国王妃仇盈盈找到了陈玄丘。

    这位仇姑娘也是幸运,南子和暗香、疏影到了中京之后,居然没有一个去找她算帐,报那误食“画眉果”之仇。

    而仇姑娘本是涂山狐族,不但貌美,而且风情诱人,到了中京不久,居然搭上了首相沐衍之子沐丝,把他迷得神魂颠倒的,俨然一副非她不娶的架势,现如今在中京贵妇圈子里,她可是极出风头的一个人物。

    一见她来,朱雀辞、茗儿等人马上露出了警惕的表情,直接把她堵在了丹室之外,不让她进去。

    狐族女人天生就散发着一种诱人的女人味儿,太……叫人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仇盈盈情急之下,直接呼唤“陈少保”,这才把陈玄丘从丹室引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见陈玄丘,仇盈盈便盈盈拜倒,道:“少保大人,前往疫区送药的事儿,也许……人家可以帮忙。”

    陈玄丘一奇,道:“你能帮忙?”

    仇盈盈道:“正是,人家带来几位妖族首领,只是他们胆儿小,不敢见少保,还请少保开恩赐见,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不敢见我?为什么不敢见我?

    陈玄丘大感纳罕,忙传令召见,片刻功夫,便有几位妖族畏畏缩缩、一脸不自信的模样儿,走进他的庭院。

    陈玄丘一瞧这几位……

    这几位虽然穿着人类的衣服,也能如人类一样行走了,不过道行修为显然还差得远,未能化身人形。

    所以,陈玄丘一眼就能看穿他们的本相:仓鼠、旱獭、黄鼠、兔狲……

    那露着两只大门牙的仓鼠精小心翼翼地向陈玄丘陪着笑脸,用还不流利的人言说道:“小……小的们,参见少保大人。”说完,便双手一兜,连连行礼。

    旱獭精最实在,直接趴下磕了四个响头,陈玄丘也搞不清楚,他磕四个头代表什么。

    陈玄丘愕然道:“你们可以进入疫区送药?”

    仓鼠精陪笑:“小的们……道行低微的很。但是……仇姑娘说了,这场疫情,乃是鼠疫。小的,不怕鼠疫。”

    旱獭、黄鼠、兔狲几位道行低微的小妖连忙点头如小鸡啄米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我们……不怕鼠疫!就是染上了,也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兔狲精道:“小的们不但不怕鼠疫,还……还知道这鼠疫如何传播。这鼠疫不是老鼠传播的,而是老鼠身上的鼠蚤传播的。小的们,还有办法消杀这些鼠蚤。”

    陈玄丘大喜,道:“竟有此事?好!好的很!如果你们真能担负此事,待疫情清除之后,陈某论功行赏,绝对不会少了你们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陈玄丘喜极大笑道:“至少,让你们立即晋入化形期,化形成人。你们……可比某些人,更配做个人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时,陈玄丘下意识地向天空轻蔑地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几个妖族大喜过望,立即连连致谢。

    那位一脸憨厚的旱獭精这回磕了八个头,搞得陈玄丘强迫症都快犯了,你就不能三六九地磕吗?

    这些妖族,都是大千世界本土妖族。

    但葫中世界出来的大妖散居各处伪造身份,以便被陈玄丘“招安”时,曾与这世间一些妖族有过接触。

    这几位尚未化形的妖族就是从那些被他们奉若神明的大妖口中,知道了陈玄丘的神通广大,所以对陈玄丘敬畏万分,连主动请缨要帮他的忙,都不敢来见他,还要拐弯抹角地拜托仇盈盈引见。

    一旁,亚祝宁尘和奉常寺的几位大神官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中,这可都是他们眼中应该随意打杀的妖族啊,可是人族大劫,他们竟也成为其中的救助者。

    有了他们族群的相助,将挽救多少生命?

    妖族,真的生而为妖,所以就该死吗?

    陈玄丘有了这些妖族相助,顿时精神大振,马上安排,叫人把已经炼制好的所有丹药取来。

    陈玄丘又把这几位妖族首领请进丹室,等他带着这几个妖族首领再出来时,他们已经化形为人了。

    这一手本领看得宁尘等大神官目瞪口呆,晋升化形期啊!对陈少保……不!对我们奉常寺的陈总判来说,居然跟吃个炒豆儿似的这么容易?

    陈玄丘先行把他们化形为人,是为了方便他们与疫区百姓打交道。如果个个不似人形,恐怕疫区百姓就算有着急病乱投医的心态,也不敢轻易接受他们送出的药丸。

    但这几位妖族首领也由此知道了陈玄丘的真正身份,那份尊敬,更是发自肺腑。

    他们马上唤来业已有了些修为的族人,取了陈玄丘叫人集中过来的丹药,便马不停蹄地奔着疫区去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谈太师匆匆赶了来,脸色凝重地道:“东边,也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陈玄丘一拍额头,无奈地问道:“东边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谈太师沉声道:“蝗灾!蝗虫铺天盖地,所过之处,寸草不生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时,谈太师脸色铁青,双手都在微微发抖。

    所谓的天神,为了维护他们的威严,对人族竟如此视若草芥。一生信仰神祗、敬畏神祗的谈太师真的怒了。

    如果此时那役使蝗虫为祸人间的天神敢出现在他面前,不管能否打得过,他都会决死一战!

    这样的神,在他心中,比妖魔更该诛杀!

    “蝗灾……”

    陈玄丘眉头一拧,正思量该如何有所针对的解决,朱雀辞便走了出来,瞪了他一眼,嗔道:“你还想什么呢?当然我去!”

    谈太师忙上前拱手道:“护国凤凰,你有所不知,那蝗灾极其严重,还要……”

    朱雀辞不高兴地道:“还要什么,我的地盘,我做主!”

    朱雀辞一纵身,便火箭一般直插长空,在天空中骤然化作一只羽翼垂云、连天接日的金凤凰。

    一声凤鸣,响沏云霄。

    只片刻之后,便有无数只鸟儿从四面八方齐聚中京城,在中京上空盘旋飞舞,几乎连阳光都遮蔽住了。

    那凤凰又是一声凤鸣,便振翅望东而去,无数只鸟儿立即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凤凰如火云一般划过天空,一路飞去,便有无数的鸟儿不断地加入,最终化作一片仿佛三千里长的云,被凤凰神光映得火红火红,一路逶迤东去。

    PS:两更快八千喽,求月票、点赞!吼!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