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语阁 > 不灭霸体诀 > 第1888章 寇唳的建议

第1888章 寇唳的建议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神圣城内。

    皇宫大殿之中,新君赵子烨端坐在龙椅上,一副愁眉苦脸。

    在殿宇内,文武百官列在两边,个个沉默不语,死气沉沉。

    “可恶啊可恶!落虹圣宗、阴阳山庄他们简直是欺人太甚!居然出尔反尔,现在还倒打一耙,竟要联合起来灭我神圣朝!”

    赵子烨猛地一拍扶手,声音大的震得文武百官大惊,随后他声色内荏地呵斥道。

    文武百官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却都是相顾无言。

    事情发展到现在这地步,他们也明白,一切都晚了,现在七大联军都兵临城下了,他们神圣城恐怕也撑不了太久了吧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与七大联军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赵子烨冷静下来后,目光这才落在下方的文武百官上,沉声道:“诸位爱卿,可有良策吗?”

    下方一阵窃窃私语,旋即站在右列最前方的寇唳,走至殿中央,对着龙椅上的赵子烨跪地磕头,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自从苍鸿深退居幕后以后,寇唳已经是神圣朝明面上的权势最大的存在,被称之为百官之首。

    而且寇唳励精图治,能力出众,赵子烨对其也很是器重,甚至还授予了他右丞相的官位。

    而苍鸿深则是被授予了左丞相官位,两大丞相目前把持着超纲,权焰滔天。

    别看寇唳现在官位与苍鸿深平起平坐,但自从五帝之乱后,寇唳则是彻底被苍鸿深折服,也认清了自己与苍鸿深的差距。

    故而,自那以后,寇唳就再也没有再与苍鸿深以及内阁争过了,一旦苍鸿深提出异议,他基本都保持沉默,以默认的态度承认苍鸿深的正确。

    而寇唳的出列,立马引起了在场文武百官的注意,就连站在左列首位的苍鸿深,也抬眼看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!老臣有一句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寇唳俯身沉声道。

    赵子烨俯视着寇唳,平静地道:“右相客气了,若你有良策,那便尽管说便是,只要有办法解救我朝于危难,朕都会采纳的!”

    寇唳犹豫片刻,道:“陛下!我们神圣朝不是七大联军的对手,老臣观察过,以现在的形势,只需要两个月左右,我们城内就将会弹尽粮绝,到时候我们神圣城必定塌陷湮灭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朝堂上顿时陷入了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无论是高高在上的赵子烨还是下面的文武百官,都是露出悲哀之色。

    他们如何看不出来,他们神圣城的确是撑不了太久,就算七大联军不发动进攻,他们也耗不起。

    两个月时间,是最保守的估计。

    若是七大联军每日都攻城地话,那么恐怕一个月不到,他们神圣城就坚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此事朕知道,所以才要问问你们百官的意见!”赵子烨冷哼地道。

    寇唳低着头,继续道:“陛下,现在唯有一计,方能保住神圣朝的道统,也能让神圣城免遭涂炭。”

    “何计?”赵子烨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禅让,投诚!”寇唳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顿时间,整个朝堂再次静了静,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将目光投向寇唳,就连赵子烨也愣住了,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寇唳。

    “右相!你再说一遍?”赵子烨声音冷了下来,质问道。

    寇唳垂首,冷静地道:“禅让投诚!陛下,这是目前我们神圣城唯一能做地事情,不然的话,等七大联军攻破神圣城,恐怕整个京城都将会被战火蔓延,到时候真会生灵涂炭!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是一场必败的战争,为何我们就不能以相对和平的方式解决呢?这样京城的百姓,也能少受些苦,而我们也能获得更多的谈判的筹码和权限。”

    赵子烨气得脸色煞白,指着寇唳道:“寇唳,你想要让朕卖国?你可知,若朕真的禅让投诚,那么我就真的成了神圣朝有史以来最大的罪人,你让我有何颜面去面对列祖列宗呢?”

    寇唳据理力争地道:“与百姓比起来,这些都不算什么?还望陛下能明断!”

    而台下文武百官则是窃窃私语,这段时间的战争,也让他们看清了形势,知道神圣朝基本没有胜算。

    虽说他们有苍鸿深坐镇,但苍鸿深终究是一个人,而且就算是灵武双修,但实力最多与八阶武帝相当。

    而此次,七大联军之中,八阶武帝级别的高手,足足有八位,其中落虹圣宗和阴阳山庄两大势力就派出了五位八阶武帝强者。

    在这段战争中,他们渐渐绝望了,其实都萌生了投诚的想法,不太像坚持打这么一场必败的战争了。

    赵子烨气得怒发冲冠,整个脸都涨的通红,指着寇唳道:“寇唳,你大逆不道,真是该死!”

    “陛下!老臣这都是情真意切,也是为神圣朝着想,毕竟忠言逆耳呀!”寇唳依旧低着头,沉声道。

    赵子烨气得说不出话来,他没想到寇唳在这个时候,居然还敢顶撞他。

    “陛下!我觉得右相大人说的没错,我们神圣朝大势已去,继续这样僵持下去,也只不过是将城破时间延长而已,但结果却根本改变不了!”吏部尚书苏元青出列支持寇唳。

    “对,我也觉得右相大人说的很对!”刑部尚书季英豪也出列声援。

    紧接着,吏部尚书、户部尚书、工部尚书、兵部尚书等等相继出列,除此以外,朝堂上居然有一半以上的官员,纷纷出列,支持寇唳的观点。

    赵子烨脸色煞白,看着那一排排跪在殿中央,请愿让他禅让投诚的官员,他心中升起一股无力感。

    现在,外患还未解决,却已经滋生出让他难以解决的内忧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赵子烨觉得很无助,目光不由得落在了左列首位的左相苍鸿深身上。

    他的眼眸中带着希冀和恳切之色,他知道,现在唯有苍鸿深出面,方能镇得住这等场面。

    苍鸿深默默地站在原地,看着朝堂上众官跪地请愿的场景,在沉默一会儿,终于是出列了。

    苍鸿深的动作,立马牵动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,就连一直低垂着头的寇唳,也不由得抬头看向苍鸿深。

    相对赵子烨来说,寇唳最惧怕地就是苍鸿深了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目光中,苍鸿深走到寇唳面前,然后做了一个令所有人震撼地举动。

    只见苍鸿深伸出右脚,狠狠踹在了寇唳的胸口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