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语阁 > 盖世 >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沉落者

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沉落者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七条颜色各异,却全都颇为浓郁的剧毒溪流,带着刺鼻的腐蚀酸味,在下面的盈灵界分头逃窜。

    被附体的天星兽,则摔的稀烂,炸为一地晶粉。

    虞渊清晰地看到,晶粉一落地,就顺利地融入到地下。

    或者说,是被地下的某种力量,给瞬间吸走了……

    被七厌相中的那头天星兽,血脉等级不低,异兽筋骨含有丰沛的异能,蕴藏着点点星精,此刻显然全部成了“若寻神树”的壮大养分。

    邪恶的神树,生长的速度,也的确明显加快一截。

    虞渊低头去看,注意到“若寻神树”的树顶,如一柄锋利的神剑,就要到他们所处的虚空层面了。

    令他感到惊奇的是,化作七条剧毒溪流的七厌,居然也在朝着上空飞窜。

    七条剧毒溪流宛如闪电,“哧哧”作响,或为暗褐色,或呈青绿色,或深红如血。

    有无形的魂之能量,不断给予那一条条剧毒溪河施加压力,而有形的彩色涟漪,也在朝着条条剧毒溪河所在靠拢。

    从而使得,那条条剧毒溪流虽不断挣扎着,可就是不能摆脱盈灵界的压制。

    明明冲天数千米,又会在某一刻,陡然极速垂落。

    啪!啪啪!

    落地的剧毒溪流,在盈灵界的奇诡大地,溅射出点点异芒火花。

    随后,仅仅稍作调整,又再次不死心地冲天欲逃。

    “咦,这是何物?看了那么久,还是第一个奇异生灵,能在那彩蝶和若寻神树的双重力量下,保持着灵智去做负隅抗争的。”

    严奇灵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他仿佛还看到,在一条条的剧毒溪流深处,有缕缕魂丝凝结的异魂,一直留心他们的方向,似乎……还在向他们中的某人求救。

    “七厌?”

    想到丹妮丝的轻呼,虞渊的那句平静话语,严奇灵心有所悟,“你们认得?”

    “也出自浩漭大世界,一头诞生于彩云瘴海的地魔。”虞渊神情冷漠,“不用理他,他的死活和我们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上次一别,虞渊就有了决定,不会再管七厌的死活。

    “七厌,奇异的地魔,确实有点不凡。”

    星族的大贤者贝鲁,从杰拉特的口中,早就弄清楚了七厌的来历,知道他在浮生界深藏了无数年,始终被聂擎天幽禁。

    能被聂擎天幽禁,被如此重视的异魔,自然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他注意到,连元阳宗的那位自在境朱焕,凝为硕大的火球,坠落到盈灵界的那一刻,都已彻底失控。

    一株株粗壮的古木,如在地下生了脚,在盈灵界活动开来。

    枝干粗壮的巨木,聚集在朱焕的火焰法相旁,枝干或如利刃长矛,或是长鞭和雷电,还有的如冰棱寒刀,狂风暴雨般袭击着朱焕的巍峨法相,将点点能焚烧众生,令江河枯竭的火焰扑灭。

    失去理智的朱焕,种种神通无法祭出,手臂也被巨木根茎缠绕,活动受限。

    大家都看到出来,这位元阳宗的自在境大修,大概率将会陨灭在盈灵界,会是李天心之后,元阳宗又一位死去的重要人物。

    “这个朱焕……”

    贝鲁摇了摇头,不再留心七厌,不管七厌周而复始地,冲天,再猛地坠落。

    他眯着眼,深深凝望着朱焕的奇特法相,看着法相继续生变。

    渐渐地,朱焕的法相,居然变成了一个圆形的火焰星辰,外层有炙烈的界壁,内有火山和岩浆溪河。

    朱焕的法相再生异变后,他的体魄,血肉和灵魂,则深藏在火焰星辰内部。

    这似乎是一种对自己的本能保护。

    可随着时间的流失,一根根巨木枝干的袭击,贝鲁感受到,形成那奇异法相的能量和奇异的材质精华,正在被盈灵界悄悄吸收。

    没意外的话,那火焰星辰般的“壳”,终将会破裂。

    到了那时,里头朱焕的血和魂、筋骨,就会在顷刻间,被扎根盈灵界的“若寻神树”蚕食干净。

    邪恶的神树,也将以此迅速拔高一大截。

    “祖安夺我神位!妖殿和魔宫不作为,蓄意让赤魔宗崛起,该死!你们都该死!”

    火焰星辰形态的球形法相内,传来朱焕疯狂的,歇斯底里地怒吼。

    这,仿佛是他压在心底的滔天怨怒!

    “难怪,难怪被若寻神树和彩蝶的力量,弄的心灵崩溃。”

    严奇灵嗤笑一声,“这老家伙,本以为李天心神灭之后,他能顺理成章地,直接进阶为新的元神,去接任李天心的席位。殊不知,我们神魂宗为了给祖安谋夺此位,暗中准备了多长时间,耗费了多大的人力物力。”

    虞渊讶然。

    双方暗地里的争锋,布置,他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他知道的是,他也是参与者之一。

    当所有人的目光,被引到陨月禁地时,天外一场针对李天心的截杀突然开始。

    李天心死,新的席位刚一空缺,祖安就毅然决然地冲击神位。

    敢这么做,当然是得到了神魂宗的承诺,有了绝对的把握。

    下面的朱焕,在自在境后期境界徘徊多年,一直等待新的神位空缺。

    按照以前五大至高势力的规则,元阳宗若有元神死亡,优先从他们宗派内部挑选合适者,去冲击元神席位,以此来维系各方的平衡。

    没神魂宗插一脚,李天心死,必然是朱焕顶上去。

    结果,朱焕没有能如愿以偿,让祖安成了神。

    这,成了朱焕心中的魔障,近期都在侵蚀着他,令他每每想起来,就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不久前,他还被方耀、辕莲瑶当众刺激,说现在的元阳宗,仅剩一位元神坐镇,已经没资格摆高姿态。

    习惯于高高在上的朱焕,心里憋屈至极,魔障又加深了。

    “他想多了,即便神位空缺下来,他当真去冲击,也十有八九落败。”贝鲁摇了摇头,对浩漭的人族了解极深的这个大贤者,很客观地评价,“朱焕不行的。他只是足够老,他的资质和天赋,还有心性,不太可能让他晋升至高席列。。”

    “不冲击到元神,人族也有将死的一天。祖安会背弃五大至高,选择神魂宗,也是因为……他不能继续等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噼啪!

    远方,一个巨型雷涡浮现出来,内中暴雷轰鸣,闪电密集。

    就连一片片的彩色涟漪,神蝶施加的空间异能,居然也被巨型的雷涡击溃,根本不能靠近。

    占地千亩的雷涡身处,一道颀长身影,如执掌雷霆秩序的神灵矗立着。

    虞渊眯眼眺望,看到巨型的雷涡深处,所浮现出来的身影,赫然就是雷宗魏卓。

    虚空灵魅制造幻术,引诱此破碎星域的众生赶赴,那些被幻术影响者,境界和实力的差距,有的可谓是天人之别。

    最先过来的,一定是当中的佼佼者,是里面的强横人物。

    朱焕如此,魏卓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“能在浩漭大世界,成为雷宗之主,倒是不容小觑。”贝鲁感叹道。

    和失控的朱焕不同,雷宗的魏卓,如今保持着清醒和灵智,似乎在过来的途中,成功摆脱了神蝶的幻术牵制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过来了,应该想看个究竟,看看吸引他,蛊惑他过来的,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虞渊,贝鲁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噼里啪啦激射的雷电漩涡深处,魏卓脸色沉静,又吞下一枚丹药入腹,随手将雷涡里面,畏畏缩缩不敢露面的楚尧,给直接一手拧了出来,“别躲躲藏藏了,前面都是熟人,你以为会庇护你的裴先生,也在那盈灵界。”

    “楚尧。”虞渊暗暗惊奇。

    他留意到,魏卓吞下了一枚丹丸,然后这位雷宗的自在境大修,脸皮子鼓胀着,似被丹丸的某种异能充塞过满,又看了看楚尧,发现楚尧鼓着腮帮子,似乎讲话都困难。

    轻轻点了点头,虞渊猜到应该是师兄钟赤尘,炼制的什么丹丸,帮助楚尧和魏卓,不受虚空灵魅的幻术影响,依旧清醒如初。

    ……